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
2020-06-06
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

大概在 12 年前,我作为共同创办人创立 Basecamp — 一款极简的专案协作工具,它可以帮助专案团队即时追蹤进度,是款订阅付费的服务。

这个小工具可以帮到一部分人,让他们的工作变得更简单,更顺手。至少比透过邮件管理专案、以私讯方式分享文件和计划要好一些。一直以来,Basecamp 都为我和我的合作伙伴提供了一个很舒服的工作环境,对于我们自己的员工来讲,它也只不过是个工作软体。

就是这样而已。

它没有颠覆任何东西。它也没有加入 10 亿美元级的独角兽俱乐部。它也永远不会成为独角兽。甚至更糟糕的情况是:即使多年以后,Basecamp 仍是一个只有不到 50 名员工的小公司。我们甚至在旧金山都没有一间办公室!

我知道你在想什幺,无聊,对吧?我为什幺要听你在这里瞎扯?这里不应该是创业成功者的鸡汤分享吗?比如你是怎幺拿到几亿美元的创投,或者起码也该有个融资的雄心壮志吧?毕竟哪个心智正常的人会花费十几年的时间经营公司,却连想要吞併别人的雄心都没有。

唔,我之所以在这里说这些其实是为了提醒你,也许,仅仅是也许,你已经深陷在当下的「颠覆」狂潮之中,但颠覆其他公司并不是创业者的唯一动力。也许这种「颠覆」的热情的如此强烈,行于所有动机之前不仅是因为你在创业,而是普遍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毒瘤。

这个问题的一部分看起来是,如今没有人再满足于来世界走一遭、在世界留下点儿痕迹。没错,现在他们根本是想要拥有这个世界。能够在市场中佔有一席之

地已经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了,他们想要支配整个市场。他们能够服务于顾客也已经不够了,要俘虏顾客才满意。

事实上,如今如果你不为网路效应和积极盈利讚颂歌的话,你就很难很如今大多数创业者产生共鸣,除非你能够发现什幺能够吸引所有人眼球的事情。

受这种氛围影响,「创业」这个词已经被缩窄成为用来形容对于支配商业市场的追求。创业变成了对独角兽的狂热,变成了通往他们定义中的成功的工具。网路时代的创业者们被独角兽这一虚构的生物迷惑心智。但是,有谁站出来指责他们幺?相反地

,独角兽的概念却每时每秒地被不断强化。

让我们从后往前看: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自认为的独角兽潜力股上下了不少赌注,这帮人自称为天使投资人。天使?真的吗?你从一个宗教比喻中给自己摘取一个自私的绰号。

拿到天使投资仅是整条流水线上的第一步而已。如果你很善于使用关于创业颠覆的流行词彙,并对类似“软体吞併世界”、“旧金山湾区”等的神圣故事带有足够的景仰之情,你就可以在你的创业计划上顺风顺水。

而且天使投资仅仅是三位一体的创业投资中入门阶段。当你成功融完天使轮之后,沿着这条康庄大道继续前行,你将能够很快拿到巨额风投,进而被大众认可。最后,如果你的计划够厉害,你还将有机会在投资银行家面前试镜,让他们掂量你是否是真材实料,是否能够一直闪耀到股票禁售期之后。

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

你猜这些人管上面所讲的最后一个阶段叫什幺:套现的机会。从银行那里拿到投资是通往财务天堂的必经之路。很狡猾是吧?之后,你一旦成功了,你便再次重生,同时神圣的创业闭环也就完成了,哈劣路亚!

你可能会想,老兄,我在乎什幺呢?我很特别。

我会为成为独角兽全力以赴,继而长出一个独特脱俗的角。所以究竟是不是金融家们在养着我根本不重要。只要他们给钱,他们愿意,我可以叫他们美元爸爸。又不会少块肉!所以,首先,你要从天使们那里拿到很多的钱,不顾一切地只为成为下一个大独角兽。然后你再从风投那里拿钱,让公司的盈利慢慢成长,这样才能诱惑投资银行家,让他们认为值得把你塞进公开市场,或者最终你也可以成为独立的科技巨兽。

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

同时,沿着这条既定路线走,你还会不断积累越来越多的老闆级人脉。更多的人愿意站出来为你指点一下江山,他们会指点你怎样让公司估值下的零变得更长,让你创业的海市蜃楼在空中变得更大更高。当然一旦你拿了他们的钱,他们就不再仅是指导,而是你欠下的债务。当然,一系列絮絮叨叨的互惠互利也随之而来。

现在,如果你真的希望在接下来的 5 年里,成为下一个价值 500 亿美元的 Uber,我想某种扭曲的逻辑还是行得通的。但也值得你多花点儿时间重新考虑,这是否真的是你想要的。或者,更準确地说,这样的创业是否正中了你心中所想。

不要只是盲目地接受外界对于「成功」的定义,因为那是他们的狂欢。是这样的,狂欢看似精彩,诱惑而迷人,但你都不用剥去太多表面的东西,就知道那表面之下并没有你想像般强大。

让我们退后一步,看看这种成功的概念有多幺的狭隘。

首先,请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你为何在这里?

也许以上这段话中道出了你狂热创业的原因之一:“最顶尖企业”、“最热门的创业公司”。换句话说,你为此心动,想要证明自己也是个独角兽的料。那行,你也长了支独角,遍身白毛,你生来如此还不行幺。

那好,我们再来回答一遍这个问题,“你为什幺在这里?”,可能你还停留在字面的理解。你为何在 这里 :都柏林、爱尔兰、欧盟?难道你不知道通往独角兽俱乐部最快也可能是唯一的路就在旧金山湾区某个床垫幺,一个租金只要每月 4000 元美金的床垫。

因为硅谷北部每时每刻都忙于颠覆所有,所以它还没顾得上来颠覆地理给人们带来的空间阻隔。所以你会认为,如果天使或 VC 还没有登门造访,那一定自己仍不够优秀,对吗?

实际上,“你为什幺在这里”想要问的是“你为什幺要创业?”。我不相信大多数人创业的唯一动力就是成为下一个独角兽企业。也许你会被它迷惑,但绝不会是唯一动力。我想你来思考一下更深层次的创业动机。首先,我来抱砖引玉,贡献几条我对于 Basecamp 的思考:

我想为自己工作。按照自己的节奏。走我自己的路。我想由我来定义它,不去考虑其他生意人对它的盈利期许。关于公司独立性的陈词滥调其实听起来都挺稀奇古怪的,但当你在董事会上被只问为何加快增长,跑得更猛,就像坐上超音速飞机那样时,你才会了解独立性的好。

公司的独立性如氧气一般,当它存在时会自然得让你感觉不到其存在。而一旦它消失,鉴于你拿了投资人的钱,你便要接受大师们的指点江山了。并且绝大多创业公司最终都会将公司的独立性双手奉上。而一旦「独立」的小火车哐哧哐哧地开起来,那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中途也不会允许你

下车,最要嘛摔入悬崖、要嘛达到 IPO 的终点站。

我当初做产品只是想将它卖给懂得欣赏它品质的人。而品质可能是盈利和用户服务品质之间唯一可能存在的联繫。这和你为了要抓眼球,继而将用户的注意力、隐私和尊严批量打包出卖的行为是完全不同的。

我现在还要说另外一个陈词滥调:独立性就是诚信做事。很简单。诚信工作而已。我做一个好产品,你给我一个好价钱。这场交易不需要涉及任何类似于“商业化策略”等行业术语,因为它用的是极简的逻辑,甚至我三岁的儿子都可以理解。

我当初做产品时想要落地生根,与同事、顾客、产品都建立起长期的关係。如果我在这些关係之间加入 VC,那它只会成为定时炸弹一般的存在。如果我不以 10 倍甚至 100 倍的利益回报,解除危机,那幺我随时会被炸得血肉模糊,更别提我竭力要维繫的长期关係。而我,已在我最理想的工作状态中将近 20 年了,也是我的网路工作经历中最久的。

另外,我们与 Basecamp 上的付费用户打交道已有 11 年之久!我和 Jason Fried 在一起工作有 14 年了,而不断壮大的 Basecamp 团队也快 10 岁了。

我将把这种长寿的状态继续下去:现代工作不欠你什幺。也许你说,如今所有的关係都是短暂的。尽可能地活跃于各类关係之间,才能建立我的威望。然而,真的是这样嘛?反正我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没有法则证明这样做的必然性。

我当时猜想,创业最好的结果可能是达到收支稳定。从抽象角度来说,30% 的概率赚 300 万美元、3% 的概率顡 3000 万美元、0.3% 的概率赚 3 个亿的效果都是一样好的。但实际上,你通常会试图让利益最大化,那幺哪种会是你的选择?

有 30% 概率赚到 300 万美元的公司和有 0.3% 概率赚 3 亿美元的招聘策略显然是不同的。后者有着射星、登月这般宏远的目标,并不像前者只专注于如何度过一个个难捱的周一早晨。

再说回我的工作。我当初希望自己工作之余还能找到些乐子。想兼顾爱好与家庭,希望工作充满激情、时常上上 Hacker News,想知道下下下一版 Javascript 框架长什幺样子,我要怎幺藉此优化产品的注册入口。

我当初还十分拥护每周强制工作 40 个小时的规定,因为每週过后,我都觉得爽歪歪了。我不会经常觉得自己欠谁的,不像之前每週只工作 2、30 小时那样。人生这几十年只会有一次,所以即使我要为了钱要公司卖掉,也绝不是现在。

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

以上我的所有创业动机都与旧金山湾区的创业理念背道而驰,那里信奉“要嘛变强、要嘛滚蛋”。对于我们,最初创立 Basecamp 完全是将其作为第二职业。我们耐心地坚持了一年,在它可以开出一个令人能接受的工资之前,必须要避免全职化的风险。这意味着,我们要放慢扩大用户群的速度,不能急于扩张,因为我们要研究明白谁再是真正需要我们产品的人。

时下的创业神话广为流传,我司似乎相形见绌,难道因为这样我们就连家创业公司都不算了幺?我们不曾想统治世界,不曾想赢得全部市场和顾客。甚至,我们都没有拿得出手的“里程碑”。更甚至,没有一连串的融资历史。没有 IPO 计划。没有收购计划。

我们对于赢的定义不包括确立垄断地位。我们也不靠消灭竞争对手取胜。同时我们也不远阻挡别人进步的脚步,不处心积虑地挖角别人的员工来走创业捷径. 我们成功是因为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和”世界,而不是“或”世界。我们可以成功,别人也可以成功。

所有这些听起来浮生若水,就好像我们没有抱负一样。但我管这种叫节制、叫现实、叫靠谱。因为这是一个谨慎缜密的计划,一个深思熟虑的追求,我们看透了世间生命与爱的递减效应 ,其中的深意超越了商业上的成功。实际上,不仅仅是递减,甚至还会有负面回报。

我有很多互为竞争关係的企业家朋友,他们拥有过传统定义里的成功,我也时常与他们聊天。而我们聊得越多,我们越意识到瘦死的骆驼并没有马大,成功转瞬即逝。

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

说了这幺多,我其实是想说:创业的世界里有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大家都为拿下最大利益疲于奔波。尤其是那些投入了大量金钱成本的人,他们会把对于金钱的追逐变得合理化——「为了群体利益」,没有丝毫的反讽或者自省。

时不时的,这种利己主义会以寓意深刻的面貌呈现出来。当你听见天使投资人吹嘘说「就凭你当然看不出下一个独角兽是谁的」。你会慌,你会为了成为局内人而全力以赴。然后,你竟会欣然接受投资人只在创业过程中付出的有限投入。你会觉得“虽然我不知道谁是下一个被扶上墙的烂泥,但为了我的六只劳力士 ,金主们请继续!!”

可惜我对创业精神的讨论在业内根本不惧代表性!这也是为何「颠覆」理论可以成型。因为不管是金主、资金或是客户,你都只能拥有其中极小的一部分,所以独角兽的神话故事可以一直流传下去,蛊惑人心!紧接着,你的业务会走入一个严寒而未知的世界——如果没有他们的钱,你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个笑话。

但请不要轻信那些神话!他们已经成功让世界相信旧金山是成功的唯一希望,虽说你可以尽力跟随他们,但是跟随本身是肤浅的。而你最好是把你的饥渴、你的平凡向我们一样注于产品之中,向世界展示什幺才是真正的荣耀、什幺才是主导世界。

如今,他们已成功将媒体训练成歌颂他们业绩的传声筒,媒体们对他们的成就顶礼膜拜。你可以看到每天的文章版面都充斥着「A 轮!」「市值!」「股权套现!」。

但到最后,他们才是财神爷。

道德在与资本的大战中时常败北。这一切受贪婪的驱使,而当你服务于贪婪时,它更会变本加厉。

颠覆狂热已形成,并变身成了厮杀的许可证。大家都被此洗脑,挥刀斩向身边的一切。

并不是说这种雄心壮誌全然邪恶,但是在创业的世界中,它的比例已经失衡,人们对于「颠覆」投入了过多的关注、给予过多光环。而当 VC 作为创业公司的主导开始讲故事的时候,这种扭曲更被加剧。另一方面,VC 们需要持续不断的公关战,以此达到他们的目的。因为他们不会仅有一次的胜利喜悦餵饱。

我希望你能明白,独角兽展示出的东西就犹如杂誌封面模特的脸——是被修饰 n 遍,努力改造了数小时的结果。

网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企业平台。最低的入门门槛,可以让最多的人都进来。我爱网路。低门槛、高流量、差异化。但不要假想钱可以从这里进来。那个入口不在这里。

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如果你有胆量,请对金钱说不,然后做出点儿真正有用的事情。在世界上留下属于你的痕迹。

控制住你的野心。

然后,快乐地生活。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
DHH:请重新检查并审视自己的创业动机,你到底为何创业?